首頁玄幻小說透視神級狂兵小說陸山河江月藍

第1427章 不僅打臉,還要收費

作者:三流人      字數:2352      更新時間:2020-09-08 18:35:02

  第1427章不僅打臉,還要收費

  小邪乖乖地把云瑯玉之前對他下達的命令內容,全都詳細地交待了。

  “你……你放屁!”云瑯玉恨得咬牙,但他這句反駁,顯得那么的蒼白無力。

  在陸山河昏迷期間,云家就通過武力威懾各大武道家族,這些家族敢怒不敢言。

  除了武力威懾之外,云家也會通過一些陰險的手段去找麻煩,例如前幾天武道陸家的弟子被云家弟子挑釁,并被打成重傷,陸家弟子反抗之后,卻引起了云家的敵意,還要向陸家找說法。

  其他的家族,也或多或少的,被云家用類似的方式打壓過。

  鑒于對云家之前所作所為的了解,大家也都相信小邪所說的都是事實。

  以前時候,云家向各大家族找麻煩,都會強詞奪理。

  可是這一次,他們的所作所為,完全就是純粹的卑劣,連強詞奪理的借口都沒有了!

  “云闊江,沒想到你們這么卑鄙!”

  “就這樣的人品,還想讓我們聽你的號令?你自己不覺得羞恥嗎?”

  各大武道家族的代表們,紛紛對著云闊江口誅舌伐!

  云闊江已經敗給了陸山河,這些武道家族也有十足的底氣去指責云家。

  輸了比武,又被揭穿了無恥的行徑,云闊江、云瑯玉,以及云家的弟子們,全都感覺仿佛有無形的巴掌在臉上肆虐。

  啪??!

  無形的巴掌還沒抽完,就有有形的巴掌抽在了云闊江的臉上。

  是剛剛跳下擂臺的陸山河,抽了他一巴掌。

  云闊江慘敗,早已心如死灰,讓他最無法釋懷的是,自己怎么會這么輕易地敗在了陸山河的手里!

  陸山河笑道:“上次跟你打,我是故意沒有盡全力,讓你以為我贏得并不輕松,讓你以為只要練了暗柔掌的下半冊,就能打贏我,其實我只是把你當成傻比,耍著玩兒呢?!?br/>
  “你……”云闊江陡然一驚,道:“你如何知道,我練了暗柔掌的下半冊?”

  “哈哈哈!”陸山河笑道:“其實你那套掌法,就是從我這兒買過去的,澳城武道聯盟,只是幫我拍賣掌法,收了一筆手續費而已,你花了兩億七千三百萬買下的那套掌法,其實有百分之九十的錢,到了我的賬上?!?br/>
  “什么???噗??!”

  云闊江仿佛挨了當頭一棒,當即怒火攻心,再加上被打傷了,直接吐出一口鮮血。

  原來,這幾天他為了這場比武,而走的一步又一步,都是被陸山河牽著鼻子走的!

  他不但被耍了一頓,還被對方賺走了兩個多億!

  對方打了他的臉,還要收費!

  這……這這……

  “噗!噗噗!”

  云闊江憤恨交加,又連吐了三口血水!

  陸山河笑道:“氣不氣?氣不氣?就問你氣不氣?”

  “噗……”云闊江再次吐血!

  陸山河目光一沉,突然提住云闊江的衣領,將其拽了起來!

  云闊江擔心被襲擊,即刻提起內勁,做出防御的準備!

  只見陸山河右手并成劍指,對著云闊江的丹田處連點了三下!

  云闊江感覺到,自己剛剛聚集起來的內勁,仿佛被抽空了!

  再想聚集,卻怎么都聚集不起來!頓時心中升起陣陣寒意!

  對方這是……這是廢了他的丹田??!

  這下他無法聚集內勁了,更別談利用暗柔掌來動用靈氣的力量!

  所謂外練筋骨皮,內練一口氣。

  云闊江并沒進行過什么外在的訓練,現在內勁修為被廢,就算一個普通的內勁修煉者,都能打敗他!

  陸山河隨手一扔,云闊江就癱坐在地上。

  陸山河又沖到了云瑯玉的近前,也照著對方的丹田連點了三下!

  瞬間,云瑯玉也步了他父親的后塵。

  準確的說,是云闊江和云瑯玉,步了云闊海的后塵。

  之前陸山河把云闊海一身的骨頭都打裂了,其實也趁機廢掉了對方的丹田。

  現在,云家再也無法通過武力在武道圈子里立足了!

  “陸盟主!陸盟主!陸盟主!”

  在場的各個武道家族的代表們齊聲高喊。

  云瑯玉領著云家的弟子們,抬著云闊江,垂頭喪氣地離開了。

  陸山河領著各大家族的代表們,前往唐婉瓊的餐館,一起喝酒慶祝!

  唐婉瓊、唐天揚姐弟倆,以及各大門派的當家人,與陸山河坐在同一桌前。

  飯局進行到一半的時候,門口傳來腳步聲。

  只見一名渾身散發著戾氣的男子,領著一群混混涌進了大廳!

  帶頭的這名男子,正是昨天時候,過來找麻煩,說要在餐館入干股的火哥!

  當時火哥威脅唐婉瓊,要么讓他入干股,要么就做他的情人,甚至要動手占便宜。

  然后陸山河闖進去,把火哥打跑了。

  火哥帶著這么多手下,氣勢洶洶地過來,看樣子是來找麻煩的!

  果不其然,火哥直接看向了陸山河這邊兒,領著手下們走了過來。

  “老子來找你算賬了,你還吃得下飯去?”火哥寒聲說道。

  坐在陸山河旁邊的唐天揚正要說話,被陸山河攔住。

  陸山河道:“有什么事的話,等我們吃完飯再說?!?br/>
  “混蛋!你算什么東西?敢跟火哥這么說話?信不信老子打斷你的狗腿?”

  一名染著黃毛的混混,擺著一副鼻孔朝天的姿態,指著陸山河呵斥道。

  突然,坐在不遠處的狄家少爺狄永飛拍案而起,猛然竄過來,一巴掌抽在那黃毛的臉上!

  啪??!

  黃毛腦袋一偏,斷牙和血水從嘴里噴出去,摔在地上之后連打好幾個滾,倒在地上嗷嗷慘叫。

  狄永飛甩了甩手,仿佛沒事兒人一般坐回了原來的位置!

  火哥并不清楚在大廳當中吃飯的所有客人,都是陸山河這邊兒的,他仗著自己人多,仍然沒把陸山河等人放在眼里。

  “呵呵呵?!被鸶绲上蜿懮胶?,說道:“仗著認識幾個會功夫的朋友,就想來嚇我?我大不了多帶些兄弟過來收拾你們!你最好乖乖地……”

  啪??!

  郭家大少爺郭云鵬突然閃過去,一巴掌扇在了火哥的臉上。

  火哥也被抽得連打好幾個滾,正好滾到一名剛剛走進大門的男子的腳下。

  “譚……譚館主!”火哥緊忙爬起來,沖著這名男子說道。

  被稱為譚館主的,正是譚睿知的父親,名叫譚怡梁。

  他得知譚睿知得罪了兩江武道聯盟的盟主,特地過來找盟主道歉的。

  火哥道:“譚館主,你來得正好,剛才有人出手打我!平時都是您罩著我,這次,您一定要為我出頭,好好教訓這些不知好歹的東西??!”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m.
設置 恢復默認
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直